当前位置:首页 > 第18页

你那么忙,一定很焦虑吧?

你那么忙,一定很焦虑吧?
1  最近忙什么呢?”嗨,没忙什么,瞎忙。”——这是我们惯用的对话模式。  在我们的认知体系里,如果一个人承认自己闲”,那好像是一件挺不好意思的事——你怎么可以闲呢?你得忙起来啊,忙起来才能赚到钱,才能把事情做好,才能把家庭打理好,才能巴拉巴拉一大堆,总之,每时每刻,我们都要用忙来武装自己。  说穿了,好多时候,是伪装罢了。许多人是用忙,来掩饰或者淹没自己内...

最深的爱,最疼的心

最深的爱,最疼的心
母亲嫁给父亲时,她5岁。她的娘在她两岁那年,得了白血病,医治无效,撒手人寰。父亲独自带了她3年,才遇上母亲再婚成家,所以,她是我的大姐。她大我6岁,却没有大姐的温良敦厚,而是任性、刁蛮、倔强。母亲为她洗头,她嫌水太烫,撒泼耍蛮,说母亲成心想烫死她,抬手就打翻了洗脸盆;母亲做饭稍微晚了一会儿,她说迟到了,哭着死活不肯去上学。她会当着母亲和别人的面,期期艾艾地唱...

鸟是树的花朵

鸟是树的花朵
我们都穿起了厚厚的棉衣,而有些树木落光了叶子!你看吧,这就是冬天了!一棵树落光了叶子,不能说丑,但缺了枝繁叶茂的风姿,裸露出树枝与树枝之间巨大的空旷,总是遗憾。我时常有一种冲动,希望能在冬天的树枝与树枝之间放点什么。我喜欢让一切事物都从无到有。这令人激动。冬天总是如此疏疏朗朗,树木仿佛都停止了生长,我们总是怀着一种等待的心理度过冬天,只有下雪,玉树琼枝,以及...

蒲公英的种子

蒲公英的种子
宋英梅读大四时,到某电视台实习。不久,她跟随电视台摄制组来到四川大巴山深处的盖尔坝。宋英梅虽然对这里的贫穷闭塞早有心理准备,但当她看到衣着破旧的孩子,半边土坯半边厚油布遮挡的房屋,再看到屋子里漏汤缺口的铁锅,她被震撼了。她从不知道,竟然还有这么贫穷的地方,他们甚至没有一口完好的吃饭的锅!并且,这里的山民祖祖辈辈蜗居于此,没有几个人走出过大山,他们完全不知道外...